咕咕咕希瓜🍉

你好这儿是希❤叫希瓜也行!
在子供番大坑反复横跳

我我speechless呜呜呜呜这太可爱了我永远喜欢yinko!!!!!

北茶優:

「HB to 希!!」 @咕咕咕希瓜🍉
还是晚了一小时555
画了小开的花吐!!按照小希的设定画的x超级潦草了qaq(催更暗示bushi)

【花心生贺】礼物

★花心第一视角
★因为拖得太久,干脆当做普通同人好了233
★画手都有一颗写文的心(?)
★我们都爱花心超人!!

我感觉我在做梦。

事实证明,我的感觉没错。

我梦见对面站着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身上还套着我之前拍圣弗朗西斯的那身戏服,一副很得意欠扁的表情(事后发现那似乎是我的招牌表情),不由让我想起戏里不堪入目的黑历史,很想给他来一记花心磁力钻,不过考虑到这家伙长着我的帅脸,还是忍住了。

他开口,声音也和我一模一样:“生日快乐,花心超人。”

我一怔,突然想起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接着,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来。没想到第一个给我祝福的居然是我自己。

我听见他又说:“我决定送你一个生日礼物。这是你一直想要的。”

我一直想要的?

“什么礼物?”还没问出口,我感觉到眼前开始亮起来,对面的“我”也逐渐淹没在了亮光中。


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

好像做了个梦。我揉揉脑袋,坐起来,一边熟练地洗脸刷牙,一边抬头看日历。今天是我的生日。

刚刚莫名其妙的梦直接进了脑内回收站,我美滋滋地想着,今天一定会收到很多祝福表白,到时应该用什么表情应对呢?我对着镜子摆了几个帅气的Pose,理了理衣领,确认打扮完毕
万无一失后,推开了房门。

我不会想到,噩梦将从这里开始。

下楼的时候,小心超人碰巧在向上走。他一向起得很早,我也见怪不怪地和他打个招呼:“呦,早啊,小心超人。”他微微点头,用很平常的语气对我道: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。”

...我的动作凝固在了半空。

我是不是听错了什么?!

虽说我已经作好了迎接表白的准备,可我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在这种场合,还是小心超人说出口。一瞬间我以为他终于意识到了我的帅气,准备成为我的粉丝,但下一秒他突然一脸诧异地捂住了嘴。

反应过来,我没有多想,语重心长地拍拍他的肩:“知道了知道了,你现在明白我有多帅了吧,我就勉为其难让你当我的粉丝会长...”小心超人摇了摇头,眼里闪着疑惑,犹豫了一下,似乎是试探性地又对我说:“...花心超人,我爱你。”

...又一次被表白,我把接下来准备絮叨的话咽回了肚子里,小心超人的表情更诧异了,连续对我表白两次,大约是不好意思,直接瞬移走了,留下我一脸莫名地站在原地。

你诧异个什么劲啊,不该是我诧异吗?

看小心超人的样子,我觉得有点不对。也不知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,以前过生日的时候也没见他说出什么感人的话,今天一开口就惊世骇俗“我爱你”,刚才我还挺兴奋,现在反应过来,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难道是芯片出了问题?这问题出得真够有个性。

我噔噔噔跑下楼,客厅里只有博士和粗心超人,我也刚好想找这两个技术人员,赶忙道:“博士,你帮忙看看小心超人他的...”

没等我说完,博士抬头回了一句: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?”

....我沉默了。粗心超人正擦他的的武器,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看到我下来,似乎想和我打招呼: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!”

我啪地一下用手拍在额头上(确保没有弄乱发型),深吸了一口气。一半是爽的,一半是吓的。我开始思考难道现在流行见面表白吗?

但博士和粗心超人都是一副吓了一跳的表情,不约而同地捂住了嘴,显得很疑惑。我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,刚才小心超人也是这个反应,难道...

在目睹了接连的案发现场后,大侦探福尔摩花得出了一个结论。不过,还需要验证一下。

我走进厨房,甜心超人正一边烤着一团焦糊的不明物一边唉声叹气,开心超人则稀里哗啦翻冰箱吃得不亦乐乎。我一把拉住他道:“开心超人,你跟我说句话试试?”他眨巴着眼睛看着我,腮帮子鼓鼓地嚼着零食,费力咽下,清晰地吐出一句: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!”

接着他也一脸莫名其妙,不停对我重复: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?”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?”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?!”

“...行了你别说话了!我大概知道这是怎么回事...”我捂住他的嘴,脑子飞速转动。一旁见证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表白的甜心超人锅都掀翻了。

之后,所有人都集中在了客厅里。一阵确认过后,我们弄清了一个事实:
所有人在对我说话的时候,都只会说出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”这几个字,但他们和其他人却可以正常交流,就仿佛这句话和我绑定了一样。

一开始的惊讶过去了,我慢慢得意起来。怎么,平时都喜欢吐槽我,现在只能表白我了吧?主角的魅力总是不可抵挡的——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———”我偏头撩动金发。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。”

“哎...为什么我如此受欢迎......”我抚额发出叹息。

这样滚了几轮,大家达成了共识:“以后都不要和花心超人讲话了。”

....太过分了吧?!这就是你们对寿星的态度吗?!

“不过,最重要的是弄清楚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博士擦擦汗道,“我检查过了,你们的系统运行很正常。”

不是他们的问题,那就是我的问题了?于是大家纷纷对我发表意见,但一开口全变成了“花心超人我爱你”,搞得博士哭笑不得。我只好勉为其难提出:“不如你们把要对我说的写下来,这样就可以了。当然,你们坚持口头表白主角也不介意...”

....片刻后,我眼睁睁注视他们很有默契地写下了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”这几个字。(事后我很后悔当时没收藏起来)

事情开始奇怪了。说话不行,写字也不行,程序没问题,连博士都中招了,难不成是幽灵作祟?不过这幽灵挺有品位的,而且看上去还是我的狂热粉丝。

我转头,电视上还在反复播放我主演的电视剧,看着那件亮闪闪的戏服,我又把已经进了回收站的记忆找了回来。

难道和早上的梦有关?想到梦里的我那句“送你一个生日礼物”,我感觉似乎有了突破口。“礼物”指的应该就是连串的表白现象,而且这种表白只针对我一个人。

想着,我把这件事告诉他们。虽然很难相信,但目前的可能性只有这个,而且我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潜意识告诉我,这就是给我的礼物。

甜心超人分析道:“花...咳咳,大家,既然是生日礼物,会不会有时间限制呢?比如过了生日,就不再起效这样的设定....”

我点头表示同意,不过谁也不知道这个推理对不对,只有过了今天才知道。反正我一点儿也不介意,被所有人表白的感觉多棒啊,多来几天也没问题。

在事情得到验证之前,大概不会有进展了,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我的心情。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吧?今天可是主角的生日。我惬意地闭上眼睛等着伺候,结果半天不见动静,一睁眼,大家都各忙各的了。

...喂喂!太过分了!今天我可是寿星!!





舞台上,绚丽的光柱交错舞动,场内密密麻麻挤满了人,一片嘈杂。接着 所有光柱汇集到一处人们安静下来,屏住呼吸。荧屏亮起彩色的字幕“Happy birthday to Smart’s”照亮了舞台中央的人影。

“大家好啊!”我捏着麦克风,带着潇洒的笑容挥手致意。台下传来粉丝们热情的呼喊: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!”一片欢腾。

“谢谢,谢谢大家!”我一边回应,一股满足感涌上来。无论如何,这个礼物我太满意了。粉丝们自发为我举办了生日会,灯光集中到我身上,人们的视线追随着我。或许是虚荣心的缘故,但我喜欢这种感觉,在聚光灯下。

接下来是签名会,粉丝们排着长龙给我送礼物,桌子上的各色的盒子堆成了一座小山。每个人的情绪都很高涨,最后说出的祝福都无一例外: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!”

我一一笑着接受。

一次,两次,十几次,我都很熟练,但听了几百次同样的话后,我的笑容开始僵硬了。从面部表情来看,每个人想传达的东西都不一样。我相信他们是真心地想要给我祝福,可我听到的还是那一句话。

我有些尴尬,别人千篇一律的祝福,我也只能千篇一律地回答,这和往常似乎不一样,感觉缺了什么。

然而接下来的活动带给我的,不止是尴尬。

我向工作人员询问相关事宜时,得到的答案都是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”;甚至我上厕所跟别人借个纸,都能收获到表白。

我开始郁闷了。

活动还在继续,粉丝们的热情也在持续。我应该很开心,但我的情绪却不知不觉冷却下来。慢慢地,我的耐心也被磨平了。

仔细想想,任谁都一样,不论怎样的话语,听多了也会感到疲倦吧。

我勉强安慰自己,可不知为何一直提不起劲来。

中场休息的时候,我在自动贩卖机里买了罐饮料,谁知原本应该出现的报价的电子音,也变成了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”。

这是机器发出的声音,毫无起伏,没有一丝感情。

我突然愣在了那里。饮料咕噜咕噜滚落,哐地一声停在出口处。我没有伸手去取。一股不知所措的感觉迅速在心里蔓延,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之前会产生那种厌烦的感觉。

见面会之类的活动我参加过多少次,每一次都是兴高采烈的,但这次不一样。

一台机器对我说:“花心超人 我爱你。”它其实并不想对我表达什么。

粉丝们也对我说: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。”那他们想表达什么呢?是欣赏还是厌倦?我听不见,却不得不作出回应。

我是在一片告白声里结束生日会的。临走时,粉丝们把所有的贺卡收集起来,整齐地叠在箱子里作为最后一件礼物。我收下了。

到了外面,天色已近黄昏,夕阳的金黄洒在街道上。整整一天,我都没有听过“我爱你”之外的话,大概也算得上万人追捧,可我只是感到疲惫,生日会开头的兴奋早已荡然无存。

梦里的“我”告诉我 这是我想要的。这是我想要的吗?之前的我也许会肯定,但现在我无法回答。

回到家,家里意外地没人,我有些低落。没人也好,难得这么安静,我也不想再听到那几个字了。

我坐到屋顶上,装满贺卡的箱子堆在身边。我打开箱子一张一张翻看,每张贺卡都不同,但上面都无一例外写着:

“花心超人,我爱你!”

我的心情更低落了。满满一箱贺卡,竟然找不到不同的留言。

回想梦里那个人得意欠扁的脸,我开始后悔当时怎么没一记花心磁力钻直接糊他脸上。

我没有将贺卡折成纸飞机。我将它们一张张收好,小心地盖上盖子。

回忆以前过生日的时候,我和博士他们一起围在桌边,吹蜡烛吃蛋糕,一起唱生日歌。小心超人绝对不会开金口,开心超人绝对会跑调得一蹋糊涂。之后甜心超人会抱怨蛋糕又不是她准备的,粗心超人又忘了打算送我什么....

我还挺想念这种打打闹闹的感觉。以前每年生日都这么度过,这对我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,但那时我还能听到他们真正的祝福,而不是几句干巴巴的表白。

我喜欢别人崇拜我的感觉,但现在的情况告诉我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完美的事。人们真正想传达的,都被一句话轻易掩埋了。就连家人也不例外。我一直希望大家喜欢我,赞美我,现在愿望实现了,可不到一天,我又想念起大家对我的责备与建议,对我的真诚,甚至沉默。

我以前做过许多蠢事。变卖自己的诚实,许愿让配角们都消失,也闯了不少祸,现在想想该不会是报应吧。

我被自己吓了一跳,坐在这个小心超人专用位置就爱胡思乱想。不过这里视野的确不错,风也很凉爽。

我打了个喷嚏。






渐渐地,夕阳黯淡了,星星升起来。

我长出了一口气,躺下来,用手托住后脑,星光倒映在我的瞳孔里。

这种忧郁的举动不是我的风格,但我心里真的有点难过。没想到这个生日我会这么度过。

就这么躺着,数着星星,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响起了脚步声。我坐起来,回头看见开心超人笑嘻嘻地站在那里:

“花心超人——”

....知道了知道了,“我爱你”对吧 这句话我听了多少遍。

谁知他突然喊道:“生日快乐!”

他扑过来,用力抱着我。我被这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弄得愣了,鼻尖泛酸的感觉还没上来,只觉得被勒得喘不过气。

“放手....我脖子要断了!”

“哇!抱歉抱歉。”他松开手跳到一边,表情依旧是笑着的。我发觉有些不对。

“...等等,开心超人,你能正常和我说话了?”

话音刚落,我猛地意识到十二点已经过了。难道...

“噔噔噔噔——!”博士端着蛋糕上天台来了。粗心超人和小心也上来了,一路走一路拖着一个纸袋子,里面装着盘子和蜡烛,以及不同包装的礼物。甜心超人一脸失望地跟在后面絮叨着:“我早就说过蛋糕让我准备嘛..虽然早上那个烤焦了..是锅的问题...”

我被大家围在中间,呆呆地看着他们摆好盘子,给蛋糕插上蜡烛。博士笑着说:“幸好这种异常真的只能持续一天,不然我们的准备就白费了。昨天没能给你好好过生日,现在终于可以补起来了!”

我想说话,却不知怎么开口。

...什么啊,这个礼物,真的只能持续一天啊...

我垂下头,却并没有失落的感觉。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回来了,就在我身边。事实上,它一直没有离开过..

烛光在我的眼中跳动,星空闪耀在我头顶。

虽说已经过了十二点,但勉为其难陪他们再过一次生日,主角也不介意啦。

—END—

悄悄透...就不打tag了23333

花吐症这个坑我没忘啦www!!

缇可冬季篇边补边画     爽了!!

小男孩真可爱

是joker!!!

他真的可爱!!!——

可爱夏少侠!!!!!【你怎么还没画完】

51集和52集补完了

哭成dog

噫呜呜呜呜呜潜龙回来就好,看的我心揪

给自己发点糖吃

一直很好奇没有潜龙的三个月谁来打前锋2333

果然疾电仔仔比较合适吗?233